08/21/10

地球要制水了,你盛洗衣水了吗?

前阵子听电台说,一家三口的衣服量,如果每天把洗衣水盛起来,一年下来,就能让地球节省3吨的污水。


把洗衣机排出的水盛起来再用,已经是我每天的日常动作,更是从我妈妈那儿开始。
当年我十五岁时,搬去爸爸新买的公寓,洗衣机就在厕所前,每次洗衣机的污水,当然是导进厕所排掉。
那时候我们就很习惯,用水桶把水盛起来,用来一号二号后冲厕所用。
这习惯一用,就用到今天,从没间断。


9年前搬来自己的房子,厕所和洗涤间,有段距离,我们就用煤气滚架,每天把三桶水“运”进厕所,
这样几年下来,相信我省回好几十吨的水吧!



每天三桶洗衣水,能应付一个早上的冲马桶用。


看我家邻居、婆家,洗衣水每天直接导进排污沟渠里,觉得真可惜。
我姐姐更因为调整好洗衣时间,下班回到家时,衣服已经洗好了,更没机会盛水。
还有谁也有盛水的习惯呢?

08/18/10

齐齐@涂鸦

今年四岁的小齐齐一向来爱玩、爱闹,不爱握笔写字。
但是两个星期前,突然开窍似的很爱乱写,
更高兴的是,学校教的华文生字,写了一篇后,他也能记在心里,而且写得还相当整齐。



 


图画方面,也突然有创造力和想象力了,而且都能说出他画的是什么,比如战斗机、树、风筝、鳄鱼等等。
你们看得出吗?




 


以下这张有火箭,船、飞机、还有接受器。



 


这张有太阳、苹果树、小鸟、太空船+接受器、母鸡(原本说公鸡,但我问为什么没尾巴,所以他就改口说母鸡)、蛇、鱼等等。



再放上去年他三岁的上色杰作。那时候突然很爱上颜色,上了几十张,都是以惊人的速度乱涂,
一阵子后,又突然没兴趣了。我很喜欢它的色彩。




不祈求孩子写得美、画得好,只希望他们的创意永不绝,兴致永不灭。
更重要还是要他们乐在学习和创作中。


看着孩子一天一天的长大、从牙牙学语到学会握笔看书,除了感动,还是感动。谨记下此刻的心情~

07/2/10

下血拼战书

最近家里真的发生了很多事,还真的有“流年不利”的感觉。
就在我牛一的这一天,想要做些有意义的事,希望能转转运。


昨天和阿边个谈起捐血,阿边个说自己捐血了18年,每年都有一两次。
算算下,最少也有30多次吧。哇,他果然是大马血库的分行。


之前我还以为我累计了11次,昨天打开残旧的捐血记录簿,哇,竟然有14次这么多,而且是在1992开始。
算算下,是19年前的事,哈哈!我比阿边个早一年开始,算是赢了个小小马鼻。


1992年未满20岁的我,应该是把第一次给了学院的捐血活动吧,以后自己偶尔跑去马大医院捐。
后来认识了也是捐血常客的先生,就一起做伴了。

9年前怀双双后停止了捐血,后来忙家庭,忙事业,这“血拼"一事也搁置下来。
也就是说,9年前我已经累计了14次,我先生也有21次。


今天就和先生一起去马大医院“血拼”。我达到15次,先生22次。
虽然各自次数不比阿边个多,但是我夫妻俩合起来37次,有得比吧。(我摆明是玩臭的

以后,也要持续,阿边个要收下战书吗?
还有谁?我们来个较量较量!


==============================================


据知,捐血到某个数次,就能免费获得B型肝炎测试和预防针。
我打过一剂,后两剂太久也不了了之,连预防针记录卡也遗失了。

还有,超过某个数次(如四十次以上,或视医院的规定),入院能获特别优待,如免医药费等。
大家不防去看看。

05/31/10

骨肉分离心情篇


送乐乐去柔佛婆家,已经是进入倒数的阶段。
就是这个星期六,我们会在那待上四五天,让乐乐适应新环境。


我爸爸厌倦看孙的约束,加上我妈妈的脚开始吃力了,
虽然有女佣帮忙,而且我也是每天处理好三个瓜的早餐、洗刷等琐碎事宜才上班,
下班后火速回家替三个瓜清洁、喂饭,晚上全力照顾孩子,让老人家休息;
但是由于我父母的性格使然,责任感太重、疑心很大、不能忍受小朋友哭闹,
所以所有事都亲力亲为,不放心让女佣处理,也要“监视”女佣的作息,所以使到自己很累。

当他们要求我放下自己的公司,留在家中看孩子时,我们忍痛做出了这个决定:把乐乐和女佣送去婆家。


放多久?半年以上吧。现在他一岁半了,一定要在三岁前把他接回来。


晚上他总是要睡在我们身边,醒来要看到爸爸妈妈,不然的话就到处去找我们。
他现在很可爱,一说去冲凉,就摇摇摆摆的往厕所走;
喝奶时间到,就拉我去泡奶,自己用小汤匙开奶粉罐;
晚上穿的尿片是蓝色的 mamypoko,看我们拿错了,自己去换一个;
看到水果就闹着要吃,而且不是小口的,是连我们的手指也咬小去的贪心;
大小便会表示了,虽然每次都是拉在尿布尿片后才讲;
”要”就大力点头,“不要”就大力摇头,我们硬硬来,就手脚一起用力推开;
问他xxx 好不好,他一定说“好”,所以我们都爱捉弄他,让后大家笑成一团;
他只会叫“啊妈”、“啊爸”,而且“啊”字拉得很长,很好听;
他很爱看书,不停的重复的指书中的图画让你说出名字;
当我抱他紧紧紧紧时,他也会回抱我紧紧紧紧的。。。

很不舍。。很不舍。。很不舍。


犹疑很久,是否要发这篇日誌。
解剖自己的心情,面对血淋淋的自己,是很残忍的。

我肯定要去面对分离,也要狠下心。这日誌,只是纯粹做个心情记录。
红花友的鼓励和分享,也让我能积极的调整心情。谢谢你们。:)


=================================================


10年6月9日


一个星期前,我发了这日誌。一个星期后,我忍痛放下了乐乐,也甩开我妈妈和女佣间的纠缠。

六月五日下午,带着沉重的心情回婆家。原以为乐乐会认屋子,会怕人,结果小朋友表现了超凡的适应能力。
过年时回去还哭哭闹闹,但是这次给我家婆带去巴杀、去走走,完全没有哭闹。
三天来都走来走去摸索,玩玩具。


六月八日下午,趁乐乐不留意,我们就“失踪”了。
他回过意来,当然是整间房子找人,一直喊“啊妈!啊妈!”。
下午哭到累,大嫂抱着睡,傍晚还去大伯家玩,家公说他很乖。
刚刚和家婆通了电话,乐乐一听到我们打电话来,就哭闹了,但闹一下就没事了。


很感恩婆家两老的帮忙,他们时常安慰我说小朋友闹一两天就没事了。他们丰富的经验,让我很放心。
我家公说过一句话,我觉得必须永记下来:乐乐放在这里,你们就放心的去忙你们的事吧!
多体谅人的老人家啊!在这几年忙于家庭和事业,这句话,真的让心里暖暖的,很踏实的。


最让我欣慰的是,那天家公说,有女佣的帮忙,家里就轻松得多。
这种感觉在我自己家是没有的,一年半来,我妈妈和女佣的战争是没停息过的,我夹在中间,喘不了气,所以才出此下策。


昨天回到自己家,少了乐乐,就如少了些什么,觉得很静,很不习惯。
我妈妈也把家理得干干净净,我知道她一直尽心尽力的帮忙照顾外孙,
送走乐乐,她也不想,但是她的性格总是不能让自己歇歇。


乐乐这事件,也拉近了我和婆家的距离,也感受到他们无私的为子女付出。
当我说他们辛苦时,他们就回我说,看自己的孙,哪会辛苦呢?
他们那份无私无求的付出,是我要学习的。


~~


我告诉自己,要感恩双方父母的付出。
我现在所做的,所想的,双双都看在心里,在学习着。

昨天她突然冒出一句话:妈,以后你会帮我养孩子吗?
正在忙着家务的我,还没回过意,就随便的答:到时候再看看。
的确,我需要好好的坐下来,和八岁的双双聊聊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还有调整她对心爱弟弟暂时离开的不舍心情,更不能对外公外婆有埋怨之心。


=================================================


10年6月22日

原以为时间过得很快,算算下,我“丢”下乐乐才十四天。
思念,像肿瘤般越来越顽固,像洪水般越来越汹涌。
每晚,一定要看看手机里的照片和录影,和他说声晚安,回忆下以前他睡在身边的感觉,才能合上眼。

小乐乐在祖母家非常好,隔一两天的电话,家婆都笑着述说乐乐的日常生活和趣事,没两下就说一句“乐乐很好玩”。
在那儿,乐乐有祖父祖母和大伯一家五口的照顾和玩逗,还有每一两个星期回娘家的姑姑一家,
堂哥堂姐表哥表姐们都很乐意的喂他吃粥,带他出去走走,教他说话,训练如何表达大小便。。。


先生说,乐乐在那儿,比在自己家好,因为除了营养充足外,真的是全天候有自己人照顾,
比在自己家白天由女佣陪玩乐,或是在保姆家受忽略来的好。


我没出声,心里是认同了。但是,那份思念,还在腐蚀着我。。。任何地点,任何时间。
这星期五要回去了,非常期待把乐乐拥入怀里的感觉。当然,两天后的分离,又是一场煎熬。


=================================================


10年6月27日


两天前带着归心似箭的心情回婆家。乐乐见了我们,有点陌生。
昨天,开始热了,一直粘着我,喝奶陪睡觉,都要找妈妈。
今天,又是一场哭闹中匆匆离开。

听到他嘶喊的哭声,我的心也裂了,一半留了下来,一半随着神离得身体回了KL。


=================================================


10年7月21日


离上次回婆家已经三个星期了,原本打算前几天的星期六(7月17)回去,
怎知道临时被通知家公家婆和女拥都感染了感冒,家婆建议我们别回去,以免双齐也被感染。
不能回去见乐乐,接下来这星期又有展览会,下星期又有工作仿,一拖就得拖多两个星期。


这几天非常想念乐乐。早上先生说,现在乐乐很粘祖母,不让祖母离开半步,
祖母去冲凉,他也在门口一直哭。我听了很心疼。

或许乐乐被我们“突然失踪”了两次,心里恐惧,所以把感情都依靠在祖母上,深怕祖母也失踪。很心疼。
只有伯母来,他才粘着伯母,要伯母带他去玩。只要家里有小孩,他就很开心。
很庆幸大伯一家的帮忙照顾,前几天家公婆生病,乐乐也是在大伯家过夜两天以免被传染。


很想时常回去但又很怕,怕他嘶呐的哭,怕他感受到被遗弃。真的很矛盾。
或许,他哭,是因为他看见我们去“街街”而他没得去?
或许,是我们大人把自己的感觉加注在一岁小孩的身上?
或许,是我们过滤,怕他会疏远而觉得难受?

很希望时间快点过,乐乐快点到三岁,我就能接回来,替他找个保母或安亲班,了结这场思念之苦。


=================================================


10年8月8日


两个月前今天,我们留下一岁半的小乐乐一个人在祖母家,他哭得稀哩哗啦。
三个星期后,我们第一次回去,他显得有点陌生,但一下子就熟悉了。我们离开时,也是哭得稀哩哗啦。

再一个半月后,也就是上个星期六,我们一早摸黑回去,四五个小时的路程后,直接到大伯家去接“渡假”的乐乐。
刚刚醒来喝着奶的小乐乐,眼睛不断的看着我们。我远远的看着,憋住情绪,不敢靠近干扰他喝奶。
他喝玩奶,我们走近,他爸爸要抱他,他推开爸爸,走向我,要我抱。
我紧紧抱住他,他又重了,长肉了,很好看。接过了奶瓶枕头和脏衣服,我们匆匆上车。

一上车,双齐紧紧抱着我怀里的弟弟,我感动的流下了眼泪,心里喃喃自语说“我们团聚了!我们团聚了!”。
回到婆家,三个瓜就滚在一起玩了。很欣慰,乐乐没有忘了我们。

相聚短短的30小时后,下午四点,他看到我们收拾行李,一直不肯离开我们,心里想着要去街街吧。
我们没有骗他,真的带着他上车,我们把他带去大伯家,他高高兴兴的走进屋子,但回头不见我们进来。
伯母抱他到门口和我们挥手说拜拜,预料中的,他又哭了。那儿的大堂哥堂姐一下子就把他哄静了。
这次的离别,没有上次的难过。不是因为习惯了,是心里很清楚,他在祖母家,过得很好。


P/S:女佣在我家婆家胖到不能再胖了。(家婆时常投诉女佣的食量很大)


=================================================


10年9月10日


一个月不见乐乐了。
他见到我们,也没特别兴奋。我和爸爸抢着抱他,把他抱紧紧 紧紧的,嗅他的贝比味,感受他的心跳。


刚好大姑一家昨天就回来了,家里人很多,他们和乐乐玩熟了。
见乐乐不大睬我们,反而主动的坐在表姐脚上看电视,我心里有点酸溜溜的。

第一个晚上,乐乐半夜醒来,看到睡在他身边的不是阿嬷,急着跑出房间到处找。
我们安抚了一阵后,才安静下来喝奶。这就是我留下他的代价。


第二天开始,他就不让我离开他的视线范围。一不见我,他就到处找我。
如果我们不在,他就不让阿嫲离开他的视线范围,搞到阿嫲迟迟都不能冲凉休息。
这是来阿嫲家前不会的。我们知道,他没有安全感。


第三天我们要走了。也是和上次一样,带他一起上车。
这次,还有阿嫲和三个堂哥堂姐同行,到街口的杂货店放下他们,他们买了东西后步行回家。
这次,他没有哭闹了。


乐乐最新的照片



==========================================


10年11月13日


今天是乐乐两岁生日。百感交集。
老大和老二从来没有离开过我身边,老三却离了半年。亏欠他好多好多~~


==========================================


10年12月2日


早上双双大声的问我,以后她的孩子,我要不要替她看顾?


我很怕这个问题,尤其在我父母前,很难回答。我就说,到时候才算。

她又大声说,她的孩子,我当然要看顾啊!

我回答说,孩子是你自己的,我可以帮忙,但是最主要还是你自己照顾。

她更大声的说,为什么你又把乐乐给阿公阿嬷看?(很有道理哦~)

我头皮发麻了,怎么问题越来越复杂?
我就说:所以我们多三个星期就要接他回来啊。同时,我们要感恩阿公阿嬷帮忙照顾乐乐,也感恩外公外婆照顾你们啊。


是的,我们所做的,孩子都在看,都在学。
乐乐这事件,给双双很大的生活体会和思考冲击,也让她看到三代之间的感情联系和生活冲突。
我必须要让孩子们知道,不管怎样,阿公阿嬷外公外婆都是一样爱我们的,只是大家对爱的表达方式不同而已。


(家婆好几次投诉,女佣在那儿,已经开始蛇了。家婆要她帮忙大扫除,她脸黑嘿,还嫌弃隔夜菜。。:(  )


==========================================


10年12月16日


明天,我们就去柔佛,把乐乐接回来。
这整个星期,我都特别念乐乐,因为展览会和旅游的关系,整一个半月没见他了。
最近我每天都想起乐乐刚离开的点点滴滴,一路走来,心情的起伏不定,感触良多。

明天,我要和他迅速的建力起协调,后天就带他离开照顾她七个月的阿嬷,回到个“陌生”的家。
也预料他会不习惯、会闹好几天。希望这小朋友能表现出非凡的适应能力,更希望别再引起他的不安感。


早在几个月前就决定了带乐乐回家,但是上个星期却知道我妈妈的脚需要换膝手术,再加上先生要冲出海外。
每天排山倒海的公司、家里的事物,我一人能应付得来吗?

有天,我问先生,每天忙忙碌碌,这就是生活吗?
泡着咖啡的先生说,享受片刻的咖啡下午,这就是生活了。


是的,到底我们追求的生活是什么呢?我先生给我的答案:享受当下。
不管了,时势牵着我的鼻子走,不能停下脚步。
只能时常提醒自己,休息,是换另一种的工作方式。

很快的,乐乐就能每天睡在我身边,让我感觉他的体温,嗅嗅他的贝比味,还有教他说话、玩游戏。
期待一家团圆的日子,期待孩子都健康长大了、我们能退下事业擂台的日子。


==========================================


10年12月20日


10年12月18日,也就是放下乐乐7个月又10天后,我们一家真正团圆了。

一回到家,小乐乐立刻很高兴的自己爬上沙发躺下来,裂嘴笑了,好像回到自己熟悉的家的感觉。
小家伙表现了卓越的适应能力,整个房子跑来跑去,和哥哥姐姐玩得闹翻了。
上了房间,拿到冷气的遥控,竟然很顺手的就对着冷气机按开钮~ 天啊,他没有忘记这房间!我很兴奋。


但是,唯一遗憾的,两天了,还是不让外公外婆抱。
另外,他也甩不开看电视入睡的习惯,晚上还是要在客厅,对着电视才能入睡。
今天早上我上班时,预料中的,他还是哭哭闹闹,真希望他快点明白,妈妈不是离开他。


经过了这段刻骨铭心的骨肉分离期,感触良多。
我和先生都感觉到,怎样辛苦都好,我们不能再和孩子分离了。


==========================================


10年12月27日


现在乐乐回来一个星期了。乐乐真的很可爱,给我们带来欢乐。
但是我妈妈又开始酝酿对女佣的不满了。


很多时候,我觉得是我们牺牲了乐乐。
乐乐是这难转折的环境的牺牲者,牺牲了他在父母身边撒娇的半年时间。

虽然现在乐乐已经真正的回到我们身边,但是这段经历还是个在心里没法抚平的伤。
每当我看到骨肉分离的情节或画面,我的情绪都非常非常的激动,
看来我还需要一些时间才能忘了骨肉分离的痛苦,虽然是短暂的,但是,或许,永远永远也忘不了。

04/20/10

齐齐勇斗H1N1和拼发症:肺感染



2010年的四月,是我黑暗的日子,很明显的,日子还没过完。
三月尾,我的小外甥女突然发高烧,烧了三四天,没事。
一个星期后,我的大外甥女也发烧,烧了几天,感冒,痊愈了。

一个星期后,我家齐齐也开始发烧,烧了整一个星期,看了两次儿科,验了血,没什么大问题,拿了抗生素后,就好了。
期间我和先生都患严重感冒,因为孩子生病,没睡好,生病也是意料中的事,看了医生,休息两天,好了。
到双双,发烧两天,吃抗生素,那了两天病假,也没事。
乐乐间中也有微烧,吃了退烧药,也没事。
到我家两老,前两个星期天去扫墓回来后,一整天不能动,第二天看了医生吃药,也好了。


只有四岁的齐齐,好了四天后,上个星期四,放学回来后,突然高烧加咳嗽,晚上投诉说“肚子”痛,
星期五去看普通医生,验尿说膀胱轻微发炎,没拿抗生素(因为几天前才完成一瓶抗生素),只给胃痛药和相关的药,要持续观察。
星期六,情况好些,但晚上严重咳嗽。
星期天,整个人很不妥,很昏,咳嗽不止。


4月19日星期一,去医院深入验血和照X- 光检查,右肺严重感染,测H1N1,中了。立刻进院吊点滴,24小时灌氧气。
今天是星期二,齐齐依然昏睡,氧气指数有提高,感觉上好像好很多,但是,刚刚医生却说:还没过危险期。


犹如再次跌入地狱。明天还要验肾和肝脏,怕拼发症,只有等他能走能跳,才算过危险期。


今天匆匆的两个小时回家洗刷换衣,顺道做个日记。
不能多写,要回医院和齐齐并肩作战,我一定会带来好消息的。


——————————————–


4月21日 (第三天)


报告出来了,肝和肾没有被感染,谢天谢地。
早上齐齐还很精神,但下午开始又发烧,整个人很累,又拒绝吃喝了,一直昏睡,但又睡不稳,一直喊“肚子”痛。
医生说还需要带氧气口罩,因为他只有一个肺在运作,所以呼吸很辛苦,也需要密切观察氧气指数。
如果在提供氧气的情况下,氧气指数一直少于95(正常的是100),就必须进ICU。
目前离开氧气口罩,齐齐只达到90,再加上H1N1,所以还是有一定的危险。医生说还有好一段日子才能复原。
今天发现他排尿有点困难,要验尿。

我的精神比昨天好,但心情就跟着氧气指数上上下下。
你们的留言和短讯,真的给我很大的鼓励。谢谢。


—————————————————-
4月22日  (第四天)


验尿报告没什么异样,松了一口气。
早上齐齐有喝了些 milo和吃了些米粉,我骗他说不吃不能回家。咳嗽又出现了,医生说是好现象,比昏睡来的好。

烧还是持续不退,这个就有点头痛。烧一天不退,一天也不能离开隔离病房。(隔离病房超贵哦~~)
氧气摄取功能有进步,氧气提供量减少到每小时1公升,氧气指数还能达到100!
比起星期一刚进医院时,氧气提供量到每小时8公升,氧气指数才徘徊在95这的底线(少过95就进ICU),那时还真的给他吓得半死。
由于目前脱离氧气口罩时氧气指数还徘徊在89、90之间,所以还得继续戴氧气口罩。
我已经成半个护士了:何时调整氧气排放量、何时调整氧气指数机、检查体温、注意吃药的时间。。。


希望明天会更好!


—————————————————–
4月23日  (第五天)


烧,还在持续着,给了paracetamol还徘徊在38度左右,只有用塞屁股药才能退烧。
今天早上的食欲有进展,排尿量也增加,最高兴的是已经能脱离氧气口罩。

医生注意到他的肺部的情况没什么进展,就再来个X-Ray。
下午X-Ray片中,我们看的出比星期一刚进医院时好一点点,肺感染还很严重,有积水现象。

看来应该要住院多一两个星期吧,医生也不能个肯定,要看病情发展。
现在我的心情很沉很沉,只能说,要打的战还很长。齐齐,你要加油哦!!妈妈永远在你身边。


—————————————————-
4月24日  (第六天)


烧,还在持续徘徊在38度。
小家伙精神很好,胃口也慢慢恢复。已经拿走氧气口罩和氧气观测器。打算明天也拿走点滴。


但是,这个烧,让医生皱眉头。从X-Ray片中得知,他的右肺受感染,导致积水或生脓;是这些王八导致他烧不退。
现在的关键,是积水,还是生脓?
积水太严重的话,在胸膛插个管排出水。
如果很不幸的是生脓的话,就要进行手术,把脓去掉。


就多观察几天,等星期二,来一次断层扫描 或 MRI,才能知道是什么导致他发烧。

小齐齐,听妈妈的话,要努力退烧,不然就要挨刀了。这是妈妈最不想,最心疼的。


—————————————————


4月25日  (第七天)


昨晚和今早齐齐呕吐了两次。昨晚的是因为咳嗽引起,今早的或许是吃太多药,肠胃不舒服,所以把早餐和药呕出来。


烧还是在持续,只有半夜稍微退到37.6度,过后又升会38度。据知,医生加量了抗生素。
精神不错,胃口中等。这两天他超爱吃生熟蛋,每天要吃两粒,还吵要,不能再给了。

明天心胸肺医生会来看看齐齐,同时让他照MRI,才决定下一步的治疗。


————————————————–


4月26日  (第八天)


昨天晚上齐齐的烧退至37.6左右,是个很好的现象。
早上精神很好,医生看了,决定再来一次X-Ray(第四次了),看看肺部的进展。


下午医生带来好消息,说上星期五还整个发炎的右肺,已经好了一半;
而依照X-Ray里发炎的走势状况,很大的可能是积水。(谢天谢地!)
和心胸肺医生商量后,觉得可以暂延MRI,多观察几天。


昨天我去佛学院接双双回家时,在佛陀像前许愿、祷告,眼泪很不听话的流下来。
师姐的慰问,更让我眼泪决堤。第一次在外人前流泪,我知道我不够坚强。
师姐知道状况后,立刻拿了齐齐的名字,说下午的那场佛经回向给齐齐。
也许是师姐的承诺给了信心,也许是情绪的抒发,我觉得好多了。


万分感激,人间总是充满爱。


齐齐,你知道吗?好多阿姨安哥在为你祈祷,大家的祝福,能给你和妈妈带来力量,一起抗病。
快快好起来,我们一起回家去。



 手上插着点滴,不能到处走, 齐齐无聊的在当医生, 给动物吃药.


—————————————————-


4月27日  (第九天)


齐齐在康复的路上。医生都给很正面的讯息,齐齐的精力也一天一天的恢复,开始胡闹了。:)


只要烧退了,就可以回家。小齐齐,要加油哦! 我们回家的日子不远了。


今天凌晨发生了一个小插曲。
给齐齐吃药后,我就准备休息,一上床没一会,就迷迷糊糊的梦见我和先生到某的地方,我下了车,
在路旁等他,突然身体很轻很轻往上飘,越飘越高,我挣扎要移动身体,不行,手脚不听使唤。
我好像游魂般一直飘一直往上升,我很好奇我会飘去哪里,
但是我告诉自己,一定要醒来,不能再飘下去,我要照顾齐齐,
于是,很用力的移动手指,努力的睁开眼睛,终于回过神来。


—————————————————-


4月28日  (第十天)


昨晚点滴阻塞了,今天早上医生再从新插管,小朋友当然是痛得又喊又哭。
已经插第三次了,左右手都插过,看了都心疼。插管,是为了注入抗生素。


刚刚下午三四点,小朋友突然喊腹痛,而且是不寻常的痛。立刻请医生过来,医生怀疑是肠痛。
有可能是因为抗生素引发的感染,也可能是绞结,实际情况是什么医生也说不上来。希望是普通肚子痛。
给了止痛药,缓和了痛。继续观察。


烧,比昨天高了些,但是胃口很好。



趁小朋友暂时脱掉点滴, 给他冲凉(整个星期没冲了), 过后冷到他发斗. 他真的瘦很多很多.



玩电脑游戏打发时间.


—————————————————-


4月29日  (第十一天)


小朋友已经恢复以前的皮了,脱掉点滴(除了一天三次的注入抗生素),他都跑来跑去。

上个星期一一进院,呼吸次数为每分钟50~60次,因为那时候只有一个肺有功能,负担重。
一个星期后,呼吸次数为每分钟40多次,虽然不理想,但是也是个进步。
今天,医生趁他睡觉时给他算呼吸次数,有三十次,很好的成绩。正常的数目是二十多次。


肚痛没了,暂时舒缓一口气。只是偶尔的肺部小痛。

烧,还是很凶,可达38.5度,但是和之前不同的是,吃了药,烧会退。医生说要出院就得看退烧。明天再来个X-Ray。



没点滴困着, 自己到处玩. 他说他在开车…??


—————————————————-


4月30日 (第十二天)


第四次的X-Ray 捎来了好消息。肺部进一步康复。
齐齐还在和烧做拉锯战,医生说“应该”可以在星期天出院,但是还是以烧为依据。

后天是星期天了,但是不要紧,齐齐,虽然妈妈很想很想很想回家,但是妈妈给你时间,把烧打败。
目前你的精神和胃口非常好,妈妈已经放心了。

我们的“毗邻”已经换了六个,他们都是H1N1被隔离的,多数是以小孩为主。
看着他们进来两三天“度假”,我们住了将近两个星期,妈妈当然归心似箭。
妈妈不会怪你,因为我知道你已经做到最好的了。


—————————————————-


5月1日 (第十三天)


在医院第十三天了,明天出院的愿望被“烧”粉碎了。
齐齐还是不停的烧,吃了药,出了一身汗,两三个小时后烧又回来,顽固的停留在37.5 ~ 38.2之间。


今天主诊医生质询了其他两位医生,都赞同说放另一组的抗生素,观察两天,如果烧再持续,
星期一来个Cat Scan,看看是水还是脓,或者是用针插入肺部,取出作怪的液体去测验,再来对症下药。


虽然知道抗生素和X-Ray对身体不好,但是以目前的紧急性,不能不走这一条路。 齐齐一个星期内已经照了五次X-Ray,
(第一次闹,拍两次才成功),五天疗程的H1N1的抗生素吃足十天后,现在还有三种抗生素一起下,看了都心疼。


惟有期望出院后,再经过中医调理,把伤害减少到最低。

烧一天不退,还是有很多可能性,很多个未知数。
我们还在抗战,但是我知道,齐齐一定会痊愈,只是看时间而已。


—————————————————-


5月2日 (第十四天)


抗战还没完。齐齐今早又闹严重腹?肺痛?而且是那种嘶喊的痛。
看他睡又不是,坐又不能,一直哭一直喊,唯有抱着他,安抚他。他也紧紧的抱着我,不肯放开。
护士也吓了一跳,立刻找值班医生来,给了止痛要,医生说要照X-Ray(第五次了)。


照片出来,也看不出什么问题。医生说可能是累计的大便导致肠痛。
但是齐齐前天晚有大便,只是昨天没有,应该不会痛到这样吧。
医生说继续观察,如痛,给止痛药。明天做断层扫描。


齐,你的病情反反复复,我们都很担心。
每天三次通过点滴放抗生素,都是你行刑的时刻。妈妈知道那些药,进入静脉是有很强烈的刺痛,很辣,
我已经请护士尽量稀释了,但是你还是有恐惧,药还没加,管还没插,已经哭得唏哩哗啦。
妈妈不止心痛,心。。还在滴血。
真的,妈妈发愿减寿,换取你的痛,就算要我的命,我也愿意,但一定要等你们长大后。


(就放上最新消息。。刚刚先生联络上了在GH任职的专科医生友人询问了,他了解了情况后,说大多数是脓,才会烧这么久。如果明天断层扫描确定是脓的话,应该立刻安排手术,毕竟拖了整两个星期。一切要等报告出来才决定。)


—————————————————-


5月3日 (第十五天)


凌晨四点,齐齐的腹肺痛又发作了。注入了止痛药,就睡了。
发烧还是缠着齐齐不放。


11点做断层扫描,因为小朋友好奇加上对注入药物的恐惧,第一次做不成。吃了安眠药(麻醉药?)15分钟后沉睡,才能进行。
当看到齐齐小小的身躯躺在庞大的机器中,暗暗的房间加上沉重的机器声,电影的画面活生生的在我面前。我心如刀割。

报告出来了。预料中的,是脓。齐齐必须挨一刀。是大刀还是小刀,有待由GH来的儿科外科医生决定。
小刀是插个管导出脓,但是医生说可能会有导不干净,将来复发的可能性。
大刀就是把肺里的脓洗净,虽然可以根治,但也算是个大手术,过后必须进入ICU高度隔离以免细菌感染,也必须转移到GH进行。

GH来的儿科外科医生今晚会给个拜访。如果这几天我没上网,就表示我在GH了。

不管大刀小刀,能治好齐齐就是好刀。
在等待裁判的心情真难受,但还是要鼓起勇气去面对。


—————————————————-


5月4日 (第十六天)


昨晚从KL GH来的儿童外科主治医生Dato Zakaria 终于给个定心丸:插管手术。
从16张的断层扫描来看,经验丰富的Dato Zakaria 说肺里的液体位置集中,而且不是很浓稠,可以通过插管来导出,经过化验寻找最适合的康生素,达到治疗效果。
他也指出,虽然插管不能保证一定能痊愈,但是开刀是最后的选择,小朋友能免则免。
而齐齐因H1N1 引发的肺胞脓,也是新个案,因为他所见到的H1N1 并发症都是肺衰歇。病毒日日新也很平常。总之我们是中头奖了。由于Dato Zakaria 的排期已经满了,我们就请医院里的普通(非儿科)外科医生操刀。

今早10点多,一切准备就绪,我选择了局部麻醉而非全身麻醉,所以小手术是在齐齐的呐喊挣扎求饶中完成。
管,要插四五天,慢慢把液体导出。
齐齐插着管,不能动,也不敢动,他一直投诉伤口和有两个插点滴的手痛(第四次插点滴了)。一直喊痛痛痛,我。。爱莫能助。
插管后,排出了些液体,咳嗽和腹痛明显的减少了。这几天是观察期。烧,还是关键。


管中黄色的液体就是肺里未形成脓的积水。


—————————————————-


5月5日 (第十七天)

插管一天了,排出来的水很少,医生们都说,从照片里看到的水很多,应该不止150ml。
齐还是不敢动,坐起来也战战兢兢。就躺在床上,重复的看着电脑里的卡通电影,忘记了痛。

五六个小时吃一次止痛药,也是退烧药,所以观察不到烧得情况。但是可以肯定的,比手术前好,因为那时候吃退烧药也不退烧。
 
除了等,还是等。公司的事情搁置了两个多星期,公司搬迁新址也挪后到这个星期六。
先生一人做两份工,医院公司家里三边跑,今天,他发烧了。


—————————————————-


5月6日 (第十八天)


插管两天了,排出来的脓才180ml(化验报告出来了,是脓),主治医生和外科医生都说比X 光看到的少。
有两个可能性,一是没办法自行排出,二是身体自行吸收。
明天再来一次X-Ray告诉答案。

小齐呀小齐,你真坏蛋,每隔几天就给妈妈一个考验,一个坚强、平常心、耐住性子的考验。

关键的烧,有退吗?很倒霉的,我的温度计也坏了,需要做调整。
和医院的温度计一样,我的温度计测到我35~36度多,齐齐微温的额头测到37度。
因为伤口痛,还没到六小时就得给止痛药(有退烧功能),还真的说不上他有没有烧。
精神很好,胃口很好,肺部吸气量增加了,只有肺部发炎部分的肌肉硬化还没显著改善。


不去猜了,不去想了,一切等明天的答案吧。我告诉自己,就以平常心面对吧。
病来药挡,水来土掩,我焦急又有什么用呢?话是这么说,但我的心,总是牵挂着。

过两天是母亲节了。双双问我,可以回家过母亲节吗?她准备了卡给我。我抱抱她,说不出一个答案。
齐齐,你要乖,就给我一个最有意义、最快乐、最宽喜的母亲节当礼物吧。


—————————————————-


5月7日 (第十九天)


X-Ray出来后,也带来了新的发现。右上肺原以为是脓的地方,因为完全没有变动到,所以两位医生都不约而同的说那应该是发炎而导致硬化。就是说,三天来收集到180ml的脓,就是这么多。

由于停止了止痛药,早上投诉伤口痛,微烧而无精打采的齐齐,拆了管、吃了退烧药后,立刻精神起来,自个玩家家酒。

至于那硬化的部分,也是引起他疼痛的地方,需要一到两个月的疗养,而注入康生素,是最有效的方法。
几时能回家?回家后只能口服抗生素,那抗生素超苦超难吃,效果也不如注入式的,所以我们要考量这一点。
如果没根治,也有复发的可能性。

基于以上的因素,我也不强求早出院,一切以齐齐的康复为重。




朋友送来的小熊维尼,齐齐当起医生,给它戴氧气罩,还学护士注入药水。


—————————————————-


5月8日 (第二十天)

小朋友昨晚六点多吃了退烧药后,整晚都没烧,直到中午才微烧。
医生看他精神很好,食量多,肺的功能逐渐恢复,就捎来了个好消息:明天可以回家了。

那微烧怎么办?医生说:只要不是很凶的烧,身体很不舒服,就不是大问题了。
因为右上肺外膜还有些硬化,需要最少六个星期才能恢复,微烧是难免的。

终于可以回家了!!!
明天是母亲节,一个很难忘的母亲节,齐齐送了我一份大礼。

病是无情的,但人间有爱。
在最困难的时刻,我从报章上读到的抗癌小勇士,我觉得自己很幸运了。


非常感谢北霜、文颖、蓝鲸、老大和包租公的短讯问候,
还有阿看的情绪辅导,日记里整六十个的留言关怀支持和鼓励。
还有外公外婆在这三个星期内把双双和乐乐照顾好,让我无后顾之忧。


最后,还是要感恩小菩萨给我这事件的锻炼,使我变得坚强。
从很少开夜车,到每天晚上在繁忙的长长车龙中左穿右越,以最快的速度来回医院,我知道,很多事情,煮到面前,就要鼓起勇气的啃下去,自己是要勇于面对的。


—————————————————-


5月9日 (第二十一天)


我们要回家了!!!
回家前,拍个照,作个纪念。Cheersssss..  :)


02/24/10

请到懒女佣的好处

话说女佣回中心度假了,习惯了有女佣,感觉上日子“应该”会很难过。

但是,过了两天,咦~~日子和平常一样,只是要六点半起来洗衣一个小时、五点要回到家、用半个小时扫抹楼上、吃晚餐要抱着乐乐吃等。。就没什么了。


原来,我家女佣都不会自动自发,很多家里的琐碎事,如尿桶有尿、孩子大便洗屁股、桌子肮脏、水瓶倒了。。都是我们自己处理。不是不让她处理,而是与其喊她带个黑脸来,不如自己立刻处理掉。所以久而久之,我们都习惯了自己来做。所以,她不在,没什么特别。


原来,平时孩子们都不要她照顾。从早上起来,三个瓜的冲凉、双齐的早点都是我打理,九点之前替乐乐冲凉后交给她喂奶我上班。六点要准时到家,也是给三个瓜冲凉,张罗他们的晚餐(幸好外婆已经煮好了),然后交给女佣喂乐乐吃粥。给齐齐吃晚餐还是12岁的表姐帮忙。所以,她不在,没什么特别。


当然,最感激的是我妈妈,一向来煮饭、洗碗、准备孩子们的午晚餐、双齐放学回来替他们冲凉等等都由老人家负责。现在女佣不在,她要帮忙扫抹楼下,折衣服、喂乐乐吃粥和给他睡午觉等琐碎事,还真的怕累坏了老人家。但是,没有女佣的日子,大家团结分工合作,没有了投诉、没有了眼泪,我看到她的笑容。所以,大小姐女佣不在,我妈妈更开心。


原来,请到懒女佣也有好处。
至少,平日我们做习惯了、不依赖她,没她的日子不喊救命。

还有还有。。最大的好处是。。我身上的赘肉都跑到她身上啦。。哈哈!!

02/24/10

请女佣 = 受气


不知不觉,当夹心人雇主已经当了十五个月了。
相信许多多人都以为(包括以前的我),有女佣在家帮忙会很轻松,其实不是,是受气。

可能我是个“善良”的女雇主,加上个“讲人权”的男雇主,在加上一个“唠叨”的女管家(我妈妈),配合一个“不在乎钱,永远是别人错,固执如牛”的大小姐女佣,整整15个月,争执一波又一波没间断过。


从一开始她不喜欢我妈妈的讲话方式,到整天给脸色我妈妈看,一直和双双不和,到最近半年,已经不把我放在眼里,好言相劝换回大声顶撞、强词夺理、无理取闹,更不用说她对我妈妈已经目中无人,我看在眼里,万般心痛。



红包钱的导火线


话说农历新年回夫家,她收了几个红包,在回KL的路程中,她说要买零食,基于对她的信任,我就由她自己去买吧。前几天,以惯例我说要代管她的红包钱,她拒绝,说自己可以收着。为了避免偷钱的嫌疑,我坚持一定要收,结果她给了我7个红包,里面5个只有三零吉。


我一看,就觉得不妥,那有人给三零吉呢?为了弄清楚,我立刻去问她,她说她的确收到三零吉的红包,而且其中有个是我妈妈给的臭钱(我妈妈没新纸币),还在我面前大力甩“臭钱”在桌面,还大声挑战我打电话去问家婆和姑姑。我说华人是禁忌给三零吉红包钱的,但是她坚持她对,发飙的要我去检查她的房间,更可恶的是说如果不相信她,就把她的衣物全丢掉、赶她出去吧,还说23零吉不要了,全给我她不在乎。那时候已经是深夜了,我没和她纠缠下去。过后我们算了算,确定她抽起了五零吉。我猜测,她是用来买电话卡偷打电话。


第二天,她如常的脸黑黑做家务。上班前,我找机会和她聊聊,说我妈妈给的不是臭钱,是因为没有新纸币,也要她别再误会和针对老人家了;但她还是把话题扯回说那些人的确给她三零吉的红包,她从昨晚生气到现在,当然要给我们脸色看。我的心冷了,一个给人抓到正,还强词夺理无理取闹的人,留在身边看孩子,好可怕!


其实,那些红包钱是她的,她当然可以用。但是请别说慌,做错了也请承认。



送回女佣中心


看她在辅导员的面前,眼看侧边、嘴向上翘、两手交叉在胸前,辅导员都摇摇头。
就留在女佣中心吧,我确定真的不要她了,她的脾气一次比一次糟,我还真的是用钱买气受。
前几次都心软,继续雇佣她。这次,真的真的不要了~~



09/11/09

炸掉学校

小齐齐很喜欢在车上用“声音弹”和“水弹”来炸掉前面的汽车。
这是他上课途中和爸爸的游戏。偶尔还出到火焰弹,口水弹等等奇怪弹。


这两天小齐齐看到姐姐们整个星期都没有去学校(UPSR考试特别假期),吵着不要上课。
今天又哄又骗的,才心不甘情不愿的背上书包。


后来听他爸爸说,今天齐齐带了很多炸弹要去炸学校,
齐齐还说,炸了学校,明天和后天(星期六,日)就不用上课。


爸爸问他,星期一怎样办?没有学校,怎样上课。
小瓜信心满满的说,星期一学校就建好了。


我们还真的给他“炸”到。

08/28/09

女佣要走了,真的要把乐乐送走吗?


2009年 8月28日


女佣才做9个月,说不干了,要回家。

我妈妈说她不要女佣,她看9个月大的乐乐,但我要五点前回到家。
她有轻微的高血压,脚又不是很好,而且家里还有另外四个小朋友,她又要煮食,那看得来?

我先生抗议,说公司这么忙,那里可能四点多就回家呢? 而且每天当我处理好双齐时,到公司已经十点了。
请新的女佣,可能又和我母亲合不来。我做夹心人做得很累。


如果是你,如何选择?
1)不理我妈,请个新的女佣。继续做夹心人,每天继续周旋在女人纠纷中。
新的女佣又要有半年的适应期,一切要从新开始。


2)给住在柔佛的大嫂和家婆看一年,两岁才接回来。
但是乐乐要离开我,很不舍。想到两三个星期才见一次,一年后,他对我很陌生了,加上双齐肯定非常不舍。
而且我错过了他学会走路,学会说第一句话的喜悦。
但,我很想休息。我真的很累。

3)找附近的保母,晚上接回来自己照顾。我先生又不放心,毕竟是外人。


烦烦烦烦烦烦烦烦烦烦烦烦烦烦烦烦烦烦烦烦烦烦烦烦烦烦烦烦烦烦烦烦烦!


===============================================================================


2009年 9月28日


平平静静的过了一个月,上个月才送回女佣回代理度假了几天,今天又来暴风雨了。

她已经不太理睬我妈妈,她时常会和双双吵架,也开始大声骂齐齐,连我,也大声顶撞了。
做错事从来不道歉的她,她做错事情,总是有理由,总之不是她的错。

我开导得很累了,放她走,放自己一条生路。

就决定,请过一个新的。
对新的女佣,我将会先下个马威。
请放心,我不会是虐待女佣的主角。

08/24/09

吵架之后

有那对夫妻不吵架?我结婚十一年,还真和先生大大小小吵架无数次,但每次都在当天就好了(我们约定好,冷战不过夜),大家都没放在心上。


但昨天的一吵,我觉得需要做个日记。记的不是吵架的内容,而是临睡前双双写给我的一则留言:“妈妈,希望你明天不要和爸爸吵架,我会很怕!”


双双,你开始懂事了,开始会读父母的脸色了,开始会观察父母的语气了,开始担忧父母了,也会做协调了。那像你弟弟,看到妈妈哭,跑过来丢了个手帕就继续玩,让我很窝心。你会留在妈妈身边,抱我,疼我,然后要爸爸过来疼妈妈。非常谢谢你。


外婆命令式的说话语气,外公权威性的处事态度,还有两老和女佣的和不来,还有你处处针对女佣,时常顶撞大人,弟弟的任性霸道,真的每天给妈妈带来烦恼,还有给你爸爸压力。


妈妈EQ不好,不能心平气和的处理所有事情。但我没办法改变现状,改变外公外婆的性格,改变爸爸对外公外婆的感觉,改变女佣的态度,使你变得有礼貌,让弟弟能立刻懂事。我只能做的,就是每天安抚大家的情绪,缓和家里的气氛,协调大家的关系。


当妈妈有时候真的心情调整不过来时,爸爸也会感受到我的压力和情绪,而沟通间就很容易出状况,这就是我和爸爸吵架的原因。


今天早上,我留了回言给你:“你别怕,爸爸妈妈会没事的。”


我上班前看到你写了个“YEAH!”给我。


我笑了笑,然后上班做工,下班继续做夹心人。


日子还是一样要过,但我知道,这是我修心养性的好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