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女佣 = 受气


不知不觉,当夹心人雇主已经当了十五个月了。
相信许多多人都以为(包括以前的我),有女佣在家帮忙会很轻松,其实不是,是受气。

可能我是个“善良”的女雇主,加上个“讲人权”的男雇主,在加上一个“唠叨”的女管家(我妈妈),配合一个“不在乎钱,永远是别人错,固执如牛”的大小姐女佣,整整15个月,争执一波又一波没间断过。


从一开始她不喜欢我妈妈的讲话方式,到整天给脸色我妈妈看,一直和双双不和,到最近半年,已经不把我放在眼里,好言相劝换回大声顶撞、强词夺理、无理取闹,更不用说她对我妈妈已经目中无人,我看在眼里,万般心痛。



红包钱的导火线


话说农历新年回夫家,她收了几个红包,在回KL的路程中,她说要买零食,基于对她的信任,我就由她自己去买吧。前几天,以惯例我说要代管她的红包钱,她拒绝,说自己可以收着。为了避免偷钱的嫌疑,我坚持一定要收,结果她给了我7个红包,里面5个只有三零吉。


我一看,就觉得不妥,那有人给三零吉呢?为了弄清楚,我立刻去问她,她说她的确收到三零吉的红包,而且其中有个是我妈妈给的臭钱(我妈妈没新纸币),还在我面前大力甩“臭钱”在桌面,还大声挑战我打电话去问家婆和姑姑。我说华人是禁忌给三零吉红包钱的,但是她坚持她对,发飙的要我去检查她的房间,更可恶的是说如果不相信她,就把她的衣物全丢掉、赶她出去吧,还说23零吉不要了,全给我她不在乎。那时候已经是深夜了,我没和她纠缠下去。过后我们算了算,确定她抽起了五零吉。我猜测,她是用来买电话卡偷打电话。


第二天,她如常的脸黑黑做家务。上班前,我找机会和她聊聊,说我妈妈给的不是臭钱,是因为没有新纸币,也要她别再误会和针对老人家了;但她还是把话题扯回说那些人的确给她三零吉的红包,她从昨晚生气到现在,当然要给我们脸色看。我的心冷了,一个给人抓到正,还强词夺理无理取闹的人,留在身边看孩子,好可怕!


其实,那些红包钱是她的,她当然可以用。但是请别说慌,做错了也请承认。



送回女佣中心


看她在辅导员的面前,眼看侧边、嘴向上翘、两手交叉在胸前,辅导员都摇摇头。
就留在女佣中心吧,我确定真的不要她了,她的脾气一次比一次糟,我还真的是用钱买气受。
前几次都心软,继续雇佣她。这次,真的真的不要了~~



3 thoughts on “请女佣 = 受气

    • ~~
      老人家说的,我也不清楚。
      二、四、六、十零吉最常见,我还真没看过有人给三零吉红包钱。八零吉也是没见过。

      请女佣像赌博,靠运气。
      这回我输了。

    • ~~
      都是钱作怪,才一拖再拖的留下她。

      现在除了要处理她回家乡的事,
      还要积极寻找新的女佣,
      还有最重要的是“安抚”大出血的先生的钱包。

    • ~~
      是的,等乐乐长大下,不像上了链的机器猫般一下地就乱乱爬乱乱摸,我就可以脱离受女佣气的日子。

      当然还要考虑老人家的健康状况,我也不敢太早下定论。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